Advertisements


现阶段政府鼓吹大家尽快接种疫苗和做好防疫措施。但是却不断的传出一些不好的消息。

图片来源:网络

根据事主在面子书的po 文表示,该名工作人员使用一些带有敏感性的双关语来帮她登记,比如 “ pernah kena cucuk keh” 来取代 “pernah kena covid tak” 并在随后补充 “ mau saya cucuk kamu keh”顿时让事主尴尬不已。

Advertisements

不仅如此,该名事主也在之后听见一旁的工作人员说到 “自己的发型很美,很像韩国人”。也有另外一名更过分的表示“穿成这样更容易插入,爱你”等带有性暗示的字眼。

以下是来自女主原文

“话说我刚才因故迟到打疫苗现场,所以心情很紧张,脚步很急促。一下车抵达第一个关口扫码后,身穿迷彩服的工作人员叫我出示MYSJ和身份证,然后开始调戏我。

他:Umur berapa?

我:32

他:Oh I ingat 18

我:

Advertisements

他:Pernah kena cucuk keh? (指他自己的鼻孔)

我:Tak (摇头)(我认为他在问COVID SWAB TEST)

他:Mau saya cucuk kamu keh? (一边的食指穿过另一只手握拳的中心)

我:

(迷彩人们群笑)

后来就示意我走了,我还听到他们在背后说“Rambut cantik. Macam Korean. ”。

Advertisements

多两个关口,另一位: Pakai macam ini senang cucuk ya. Aini ! (其实从整个语感我感觉到他真的由衷认同我穿得很方便施打而已,而那确实是我的意思,至于“爱你”应该只是好玩,可是前一秒cucuk言犹在耳还是觉得不大舒服)

步入礼堂后,从填表的工作人员到解释条款的医生、指路的工作人员、施打疫苗的护士、带领座位的、给卡的、拍照的,全部都公事公办,没有半句寒暄。

上车那一刻,我想说要不要等回到峇株才告诉许志勇,不然我怕他下车打人。可是车开了3分钟我还是忍不住告诉他我被性骚扰了,他想开回头,我说但其实我真的不认得是谁,一群迷彩人都戴口罩,加上我刚才很紧张,没有注意。

Moral of the story: 老公说应该要第一时间看他的制服编号,或者问他叫什么名字,他才会怕,不然他还会这样玩下一个人,而且看起来我也不是第一个。”

Advertisements

更多好看文章,點擊這裏加入我們的社區小組交流

Facebook 留言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