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s


大马疫情指数越来越高,医疗设备越来越供应不足。导致现在人民人心惶惶,似乎看不见健康的未来。

变种毒株的来袭让确诊病例暴增,一名医生透露,现在连供氧也要选择病人,年轻、没有并发症的患者获优先。

这名医生也说,医院的冠病患者暴增,他所任职的医院甚至2名医生要负责治疗数百名病患,而有病患因为没有床位,被迫坐在椅子上等2至3天。

Advertisements

“有病患坐到腰酸背痛,最后忍受不住而要求医护人员在地上铺被子,让他躺下。”

阿斯利曼医生昨日在个人脸书帐号上载一张截图,其友人医生跟他倾诉医生要决定谁生谁死的事,让他听了很难过。

根据截屏,这名医生说:“连供氧也要做抉择,优先救年轻、没有并存病症的患者。”

这名医生说,他目前工作的医院,冠病黄区患者数量增1倍,加护病房的患者增1.2倍,绿区的患者则倍增1.3倍。“绿区有数百名患者,可是医院只安排2名医生应对。”

阿利斯曼指出,他曾在今年5月分享一名在印度的医生,在氧气供应不足的情况下,被迫决定要先救哪位冠病病患,万万没想到,这个情况已发生在马来西亚。

Advertisements

大马医疗设施败在疫情上

他说,我国医生数量达到世界卫生组织(WHO)的标准,且医疗设施曾一度被世卫评为世界最好的国家之一,但我国最后败在对抗冠病疫情上。

他无奈地表示:“我们失败了。在黑暗的隧道里走了太久,还未看到隧道尽头的曙光。”

他披露,时至今日,我国已有数万人成为冠病的受害者,因为加护病房的病例和入院的病例持续增加,导致每日确诊病例日益增加。

“每日的送院前死亡病例(BID)数量,太荒谬了!情况令人十分担忧。”

Advertisements

阿利斯曼说,以前有人认为无需紧张,如果出现呼吸困难才送去医院就医,撑10天就可以回家了。他要告诉人民,“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。”

他说,有人至今还否认冠病病毒的存在,甚至诬蔑医生是凶手。“他们说,他们来医院就医,医生却要杀死他们,不是要救他们。”

他希望这些人有一天可以承认本身的错误,并愿上苍可以还医护人员一个公道。

更多好看文章,點擊這裏加入我們的社區小組交流

Facebook 留言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