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s


丈夫生病前,金芳是一個在家照顧孩子的全職媽媽,如今為了籌錢救夫,她在老家擺起了地攤,靠織棉鞋賺生活費。「在我們老家,很多人都會這門手藝,我也沒什麼本事,只能掙一點算一點。」

金芳的小女兒欣欣常跟著她一起出攤,蹲在角落的欣欣,用茫然的眼神打量著路過的人群,時不時怯生生地對路人吆喝:」叔叔、阿姨,我爸爸病了,幫幫我們吧,我媽媽做的鞋很暖和。」

Advertisements

「你一定要多想著我在外面等著你。」這是丈夫患白血病後,金芳和丈夫的約定。

金芳是不幸的,母親因胃癌離世,父親為了養活她和弟弟,常年外出打工,等她長大後,從小相依為命的奶奶、爺爺也相繼患癌離開。

金芳和丈夫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,「他知道我受的一切苦難,我們認識30多年,相愛12年,是他陪我度過了人生至暗時刻。」一起長大,一起變老,在很多人眼裡,金芳和丈夫是令人羨慕的愛情模本。

Advertisements

2010年,金芳和青梅竹馬的男友終於步入了婚姻的殿堂,組建了家庭,婚後一年大女兒軒軒出生,2016年,他們又有小女兒欣欣。但這一切,卻在2020年的8月戛然而止。

Advertisements

8月1日,丈夫告訴金芳,最近他的牙齒總出血、胸口疼得厲害、沒力氣老是打瞌睡。她陪伴丈夫去當地醫院檢查,因情況複雜,沒有查出病因,又輾轉天津。金芳怎麼也沒有想到,等著他們的是最壞的結果——丈夫被確診為「急性髓系白血病」。

「以前,我總覺得未來的路還很長很長,我倆能走到七老八十,吵吵鬧鬧過日子並不差,可我現在感覺10年都是彈指一揮間。」在醫院陪丈夫住的時間裡,金芳的心受著巨大的煎熬。

Advertisements

她回想起自己這些年,生活就是一個希望不斷破滅的過程。但是這一次,金芳終於有機會成為丈夫的希望,所以無論如何,她都不要他感受「希望破滅」的感覺。

在孩子眼裡,似乎只要今天的鞋子賣出去,爸爸治病的錢就有了著落,但是金芳心裡明白,丈夫的病需要的錢,就算自己出一輩子攤子也掙不了。病情嚴重時,金芳的丈夫無法下床,掉發,眉毛稀疏到看不見。嘔吐最為痛苦,吃飯、喝水都想吐。進食時咳嗽,吃到嘴裡,就「井噴式地咳嗽出來」,「胃吐得整個翻過來」,這些都是化療帶來的副作用。剛確診那段時間,金芳的丈夫不配合治療,因為怕耽誤妻子和孩子,所以拒絕接受一切治療。那是丈夫生病以來金芳第一次對他發脾氣,她氣到手抖。「你要是不在了,讓我怎麼活,孩子怎麼辦?」

Advertisements

為了省錢,金芳每天都會把飯做成兩份,一份是自己精心燒制的,趕早從菜市場買的雞鴨魚肉,另一份是清湯掛麵加鹹菜。與人聊天時,金芳常微笑著,她講話輕聲細語,有人問她為什麼能這麼樂觀,金芳說:「我就是他的頂樑柱,如果連我都倒了,他要怎麼辦?」

Advertisements

金芳是一個萬事不輕易向別人開口的人,但是這次她實在沒辦法了,身邊的親戚朋友借了一輪,白眼、非議、不屑,讓她嘗遍了人情冷暖。

「才化療三次就花出去15萬了,以後的路真不知道該怎麼往下走。」金芳不敢向前看,只能低著頭一步一步摸索著。

丈夫的病帶給金芳的心理壓力之重,有時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。常常在某個午夜,她從噩夢中驚醒,被房裡的暖氣蒸得口乾舌燥。想著再過不久就要起床,給丈夫做他昨天說想吃的豆沙包,她不敢睡了,怕起不來。

Advertisements

「從前,他也是個心寬體胖的男人。」金芳回憶道,丈夫生病前,兩人還曾商量著用婚後兩人攢下的積蓄開個小賣鋪,做點小買賣,「但如今,這個計劃已經變得太遙遠了。」

在等待的日子裡,金芳害怕每個白天的到來。「天一亮,心裡就發慌,覺得戰鬥又開始了。」

更多好看文章,點擊這裏加入我們的社區小組交流

Facebook 留言版